公司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北京民企纾困标准首披露:东方园林式企业成首推样板

来源:http://www.air-mite.com 编辑:利来国际w66 时间:2019/03/20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境,建立“纾困资金池”,引导各类金融机构对接支持,充分发挥“纾困基金”的作用。“纾困基金”成为今年企业界代表们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北京青年报记者就“纾困基金”目前运作的情况、“纾困基金”投资的标的该如何筛选、“纾困基金”在运作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等对多名市人大代表进行了专访。

  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的波动,大批上市的民营企业股权质押面临平仓的风险。北京民营企业的一个重要群体是中关村的科技创新型企业。目前北京上市企业共300多家,其中超过一半是民营企业。这些民营企业绝大多数都开展了股权质押的融资活动,随着资本市场股票价格的下跌,它们的股权质押就面临着平仓的风险。

  市人大代表、中关村科技园管委会主任翟立新表示,北京几个区推出的“纾困基金”,短期内极大地增强了市场的信心,稳定了市场,防止了系统性风险的发生。翟立新表示,目前情况下,政府部门、企业以及银行一起商量如何化解股权质押风险是有必要的,在政府牵头下,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共同商量对策规避风险有助于稳定市场。除此之外,还可以利用更多的市场化手段去帮助企业化解风险。

  “纾困基金”在帮助民营企业解除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很快起到了作用。去年年底之前,一批上市民营企业陆续发布股权质押解除公告,北京辖区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数量比例已经有所降低。这意味着这些民企的股权质押风险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市人大代表、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总经理赵及峰表示,去年,西城、朝阳、海淀、顺义四区政府拿出“纾困基金”,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做得很及时,也发挥了很大作用。”

  赵及峰说,去年帮助的都是有一定经营规模、用工规模的上市公司,企业基本面没有问题,只是资金面出了问题。以前资金面比较宽松,一些企业扩张的速度比较快。但是去年资产价格大幅下降,企业出现了短期困难,这时候政府出手,是非常果断、及时的。

  “最典型的莫过于东方园林投资控股集团。”赵及峰介绍,去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10亿元公司债券发行计划最终发行规模只有5000万元,而引发市场悲观情绪,东方园林股价连续重挫后于5月25日停牌。随后,朝阳区国资援资落地,东方园林获得超10亿元“纾困资金”,解除了股权质押的风险,但又不影响企业家对企业的实际控制。东方园林成为北京“纾困基金”首批受益企业。

  除了东方园林,北京还有多家上市公司受益于国资“纾困基金”。佳讯飞鸿是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家民营高科技上市企业。尽管企业业绩连年向好,但去年下半年来股价持续下跌。在大股东股权质押率接近100%的时候,海淀国资委采取纾困措施,出资约2.08亿元购买大股东股权,将质押率降到30%左右。

  对于外界关注的“纾困基金”的退出机制问题,赵及峰认为,“纾困基金”是阶段性的投入。当市场失灵的时候,企业出现短期困难,政府应该出手援助;一旦市场恢复了调节功能,“纾困基金”就要及时退出,而且应该优先退出。“从目前情况看,市场最失灵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已有逐渐转好的趋势,但是还没有到纾困基金退出的阶段。”

  背景:去年10月份,海淀区国资委发起设立100亿“纾困基金”,帮助区内股票质押风险较高的上市公司化解风险。基金不以获取上市公司控制权为目的,受让上市公司股份不超过10%,单笔投资原则上不超过5亿元。随后,北京西城区、朝阳区、顺义区等纷纷仿效推出100亿“纾困基金”帮助辖区内民营企业化解股权质押风险。 在海淀区这个民企集中的地方,“纾困基金”发挥了显著的作用。

  “纾困基金”是一种什么样的机制?市金融监督局局长霍学文在13日的“人大代表询问、政协委员咨询”活动中曾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纾困基金”是一种临时措施,下一步也有可能会演化为一个制度化的手段。

  “纾困基金”的目标不是说缺钱就给钱,企业由于自身的原因,决策失误导致的企业困难不在“纾困基金”帮助的范畴。“纾困基金”的“困”是由于系统性风险导致的,应对的是市场周期性的变化,比如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问题就不是个人能够改变的。“纾困基金”的目的是推动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健康发展。

  在采访中,包括翟立新在内的多名人大代表均表示应该对“纾困基金”带来的道德风险予以重视,不能因为政府防范系统性的风险,政府的钱就变成免费的了,甚至有些民营企业还会利用这个机会去解套。他们认为,“纾困基金”要控制住道德风险,避免资金滥用。

  市人大代表翟立新认为,“纾困基金”的救助对象应该有两个最基本的标准,一是企业必须得好,代表新经济的发展方向,代表新兴产业,有一定的科技含量,并且在行业中起引领作用;二是企业家必须得好,企业家必须专注于主业,满足这两个起码的条件之后,再看他具体的财务指标,符不符合救助的标准。

  市人大代表、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中心法务总监李明霞表示,对高杠杆企业的救援可能产生道德风险,“纾困基金”的投资过程中要防范恶意隐瞒、利益输送、趁机套现等不良企图。尽职调查过程中需要进行严格的风险甄别,保证资金的安全,投资方案设计交易附加条款,通过制定业绩对赌、阶段性禁止分红等兜底条款,尽可能地保障基金权利。

  同时增加增信措施,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实时监控,及时要求交易方补充质押物,提高安全垫,同时要求融资方实际控制人或大股东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市人大代表、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建岳也表示,道德风险的防控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应该签订具体的协议。你不能一方面申请“纾困基金”,另一方面在二级市场卖出股权,防止道德风险必须使用法律手段。

  从7月开始,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佳讯飞鸿进行了严格的现场尽职调查,结论是:该公司治理规范,内部控制合规,科研成果显著,未来发展势头良好,现阶段只是因外部形势变化而出现困难。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各区对每一家申请“纾困基金”的企业将会进行严格的尽职调查,防止“纾困基金”被滥用。

  赵及峰表示,政府会事先与企业家进行约定,对行为进行约束,资金只能用于解决市场失灵的问题,而不能另作他用,同时也会加强后续监管工作。

  去年年底,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中心发起成立专项“纾困基金”。基金目标规模100亿元,首期规模40亿元,由西城区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中心全资子公司熙诚资本发起设立。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对话市人大代表、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中心法务总监李明霞。

  李明霞:2018年11月27日,西城区政府通过区国资委旗下一级国有企业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中心,为数知科技控股股东提供股票质押融资支持,协助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处理股权质押融资问题,纾解流动性困境。

  2018年12月26日,北京新动力优质企业发展基金正式启动,优企基金是在西城区委区政府的统一部署下,由运营中心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原则,联合广发证券一同发起设立的,未来主要投向专注实体经营、业绩良好、出现暂时流动性危机的优质民营上市公司,为民营企业提供精准滴灌金融支持。目前,基金管理团队已对西城及北京市多家上市民营企业进行了初步沟通和预调研,并与重点标的企业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李明霞:西城的“纾困基金”新动力优质企业发展基金,按市场化原则筛选投资标的,严格遵循市场化基金的投资流程进行投资管理及决策,关注投资成本及价值,追求合理投资收益。项目的投资决策流程包括:项目筛选、初步尽职调查、项目立项、正式尽职调查、投资决策、投资执行六个阶段。

  企业筛选标准包括但不限于:注册地在西城区的上市企业,兼顾北京其他区域上市民企;实体经济领域A股上市公司,原则上市值小于100亿;控股股东控制权稳定,原则上持股比例不低于30%,股权质押比例较高;企业主营业务突出,主营业务收入不低于全年总收入的60%;行业前景广阔,处于细分领域领先地位,具有核心竞争优势;过去两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正,经营性现金流为正;企业及实际控制人无重大违法违规和重大失信记录。

  李明霞:“纾困基金”通过设立灵活的基金架构充分吸纳财政资金、证券、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上市公司等社会资本的参与,以利形成综合优势,有效扩大救助基金规模,切实化解股票质押流动性危机。